您当前位置:太乐娱乐网 >> 娱报 >> 浏览文章

“国考”难不难?王维:不怕,我有自己的Freestyle

所属栏目: 娱报 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02-09 13:07:54   文章编辑:谈资   阅读:1555

摘要: 时值腊月寒冬,清晨的阴冷让人们早起、上班都变得有些艰难。 但有个年轻人这天却早早起来,焦急地启动电脑,打开那个已经刷了无数次的网页,输入一连串早已背得烂熟的数字——那是他的考生编号,不厌其烦地刷新着。他等待的是一个可能改变他命运的结果——国家公务员考试成绩。 一…

时值腊月寒冬,清晨的阴冷让人们早起、上班都变得有些艰难。

但有个年轻人这天却早早起来,焦急地启动电脑,打开那个已经刷了无数次的网页,输入一连串早已背得烂熟的数字——那是他的考生编号,不厌其烦地刷新着。他等待的是一个可能改变他命运的结果——国家公务员考试成绩。

一千多年前,在二月长安的料峭春寒中,同样有一群饱受多年寒窗之苦的考生,在黎明时分聚集在大唐宫城端门之外,忐忑地等待着古时的“国考”——科举考试放榜时间的到来。

但是,王维这时候不需要忐忑。

这并不是因为他九岁便能写诗文,书法、绘画水平又很高,还精通音乐,擅长弹琵琶,年纪轻轻就打进了当时长安的高层社交圈,何况进士及第也远远不是王维所能满足的。他要的是夺魁。

只不过,他有自己的“Freestyle”。

科举考试放榜景象

但是,科举从一开始就是一场惨烈的竞争。

唐开元时每年录取的明经、进士,只有一百人上下,同时,进士科在唐玄宗开元年间以后,被当时的知识分子视为飞黄腾达的捷径,“以进士登科为登龙门”,持续出现报考的热潮。据唐代相关史料统计,玄宗时期每年录取的进士平均不到二十七人,应举者即使按一千人计算,每三十七人才有一人能被录取,而应举者又是从千万读书人中通过地方选拔出的凤毛麟角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即使如今的公务员考试与之相比,也可谓小巫见大巫了。

然而,考生能否录取,却又在很大程度上与卷面成绩没有关系。

唐时的考生成绩是由他平时的业绩、声望以及社会关系来决定的。因此,考生也很重视在考场外面下功夫,在考试之前就带着他们作品去拜访权贵,希望得到他们的推荐,形成了盛极一时的“行卷”风气。后来唐诗之所以繁盛,也与这股“行卷”之风密不可分。

而王维选择接近的对象是皇室要员——岐王。

这岐王是何许人也?唐代第九任皇帝睿宗李旦共有6个儿子。老三李隆基有幸继承了皇位就是后来的唐玄宗;岐王则是老四李隆范,其身份之显赫是不言而喻的。

元代《五王醉归图》左三骑斑点红马为岐王李隆范,右一被搀扶者为玄宗李隆基

自然,以王维的声望和文才,博得岐王欢心乃至被他看重也并不是难事,何况岐王本就以好学爱才著称,又雅善音律,家中常常是杜甫、李龟年等一众“文青”聚会的场所。因而王维意欲夺魁,就来找岐王商量,求他设法打通关节,争夺京兆解头。

但王维并没有得到理想中的答案。巅峰的对决总是会有一个厉害的角色出来“作对”,在夺魁这件事上也不例外。

当时还有个准备参加进士考试的年轻人张九皋,是玄宗朝名相张九龄的弟弟,文才不错,也是个知名人物。开元八年(720年),张让一个经常出入公主府的门客为他说情,于是公主写了一张便条给京兆府的主考官,让以张九皋为京兆选拔试的“解头”(相当于明清时代的“解元”)。

唐代京兆府推荐的头十名在“省试”(尚书省主持的进士考试,相当于明清时代的会试)时一般不被淘汰,而且京兆解头经常被定为省试第一名——状元(唐代一般不举行殿试,会试就是最后一次考试)。这样一来,想争状元的人多从争京兆解头着手。张九皋走的正是这一着。

这样一来岐王只能跟王维说:“公主已将解头许了人,且威势强大,不可正面相争。只能尽力为之。”

如果王维就此打住,我们也许就看不到日后的状元诗人了。但岐王为王维支了一招:“你可将平日写的诗,捡清越的抄录十来首,再创作一支凄婉的琵琶曲,并练习熟套,五天后来见我。”

这五天,我们不知道王维是如何度过的,但五天后,王维如期而至。

王维

岐王说:“如果以一个普通文士的身份,恐怕你连见公主一面也难,你肯不肯照我的安排去做?”王维说:“一切听您安排。”岐王命人拿出一套的锦绣衣服,让王维穿上,然后让他手持琵琶,扮成一个盛装的乐师,再另叫上几个乐师、歌女,一同来到公主府。

就这样岐王悄悄带着“潜伏”在乐队之中的王维,进内对公主说:“欢迎公主从内宫出来,特携酒乐以备一笑。”随即让人端进酒菜,摆上筵席,再让一群乐师、歌女进见。

其中,王维年龄最小,面庞洁白、风流洒脱、与众不同,自然吸引了公主注意,她问岐王:“那是个什么人?”岐王并没有立刻点破,只是说:“是个深通音律的人。”公主便让王维单独演奏一支新曲。王维恭恭敬敬走上前去,深深一鞠躬,琵琶声响。曲调哀切,十分动人。公主很高兴,直接问王维:“这是什么曲调?”王维又鞠一躬,回话说:“《郁轮袍》。”公主闻所未闻、面露惊奇之色。岐王说:“这是位书生,不仅通音律,写起诗来也无人可比。”公主更加惊异,问道:“你带有你的诗作吗?”

王维点点头,马上从怀中掏出诗卷献上去。公主拿过浏览,惊叹道:“这都是我平素熟读之诗,还以为是古人的佳作,竟是你写的么?”于是让王维换上书生装,坐到首席上去。岐王此时方才点明说:“如果今年让京兆府将此生定为解头,的确是为国家做了件大好事。”公主说:“那就让他去参加考试吧?” 岐王此时却话锋一转:“这位考生如此有才,如果不能当解头,他是不肯参加考试的。可是,听说公主您已经推荐了张九皋?”

王维作诗

公主笑了笑说:“这关侄女什么事?原来是别人托我推荐的。”停了一会儿,又回头对王维说:“你真要考试,我将一定为你设法通融。”王维赶紧起身恭谦致谢。事后不久,公主果然将京兆府主考官召到府中,让脾女传话,将解头换成王维。王维就这样挤掉张九皋而当上了解头。

回到来年二月那个放榜的清晨,正当一众学子翘首企盼之时,竖贴四张黄纸的“金榜”出现了,王维的名字被浓墨赫然书写在头名的位置,自此开始了他跌宕起伏几十年的致仕之路。

这个故事记载在徐松的《登科记考》卷七中,虽然是否属实尚有争议,但有唐一代,科举考试场上场下竞争之激烈也可见一斑了。

以上就是“国考”难不难?王维:不怕,我有自己的Freestyle的全部内容。更多娱报,请关注太乐娱乐网娱报频道!
相关阅读
最新文章
图文推荐

文章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