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太乐娱乐网 >> 娱报 >> 浏览文章

零点追书《当你眼睛眯着笑》,作者:花间树里

所属栏目: 娱报 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02-18 19:15:08   文章编辑:一个疯子   阅读:3538

摘要: 故事梗概: 今年夏天似乎能把人热化,最近的食堂仅十米远,到了午饭的点,女生宿舍也无人出来觅食,全都吹着空调续命,等候外卖小哥的电话。 安昕盘腿坐在电脑前,一勺接一勺的挖着半个西瓜。 第1章 01 今年夏天似乎能把人热化,最近的食堂仅十米远…

故事梗概:

今年夏天似乎能把人热化,最近的食堂仅十米远,到了午饭的点,女生宿舍也无人出来觅食,全都吹着空调续命,等候外卖小哥的电话。 安昕盘腿坐在电脑前,一勺接一勺的挖着半个西瓜。

第1章 01

今年夏天似乎能把人热化,最近的食堂仅十米远,到了午饭的点,女生宿舍也无人出来觅食,全都吹着空调续命,等候外卖小哥的电话。

安昕盘腿坐在电脑前,一勺接一勺的挖着半个西瓜,看到最新字幕出来后,兴奋得举起勺子大喊,终于更新了!

手机微信新消息响个不停。

“安昕小仙女,你出门了吗?今天有40度,见证我们真爱的夏天,你出门了吗!?”室友顾萱萱发来的消息刷了一屏幕。

安昕擦擦嘴边的西瓜汁,不慌不忙地回,“待我缓存完这集剧,马上就出发,我们准点星人从不迟到~”

半小时后,安昕苦大仇深地望着滴滴车司机,“师傅……您走错路了?”

司机大叔还在捣鼓黑屏的导航仪,“再等会儿,别着急。”

因为那半个西瓜,安昕憋了一路的尿,都快憋哭了,“您不着急,可我的膀胱着急,我要憋死了,我想上厕所。”

“什么?膀胱!”大叔眼珠子都要瞪出来,刚才闲聊说是芭蕾舞老师,“小姑娘,你不是跳芭蕾的吗,跳芭蕾怎么像你这样呐?”

跳芭蕾怎么了?跳芭蕾就得360°旋转着去上厕所吗?跳芭蕾就得一天24小时优雅到底吗?跳芭蕾也是普通人啊。

安昕自五岁起学芭蕾,起初是母亲的想法,后来是自己的坚持,但凡跟人说她是练芭蕾的,就能从对方眼里读出几个词来——优雅、气质、高大上。

安昕总是感叹,世人啊,对芭蕾的艺术形象植入太深了,太深了。

“可能……我练的是个假芭蕾吧。”安昕对司机露出一个无奈的笑,看百度地图目的地距离并不远,干脆自己步行去。

正午烈阳焦烤,安昕顶着酷暑又忍受肚子胀痛,好不容易找到了何奶奶的家。

从外观看,是一幢很漂亮的房子,两层楼复式住宅,月季花与绿叶从围栏伸出,透过铁门能看见里面有个小小的院子。

来开门的保姆瞧她满头汗,递上冰柠檬水,让客人消消暑。

“请问厕所在哪?”安昕第一句就奔主题。

顺着保姆手指的方向,她一阵风似的钻进卫生间,保姆李阿姨没忍住笑了,恰好这时何奶奶从书房出来,看到一抹背影匆匆。

“新老师是个美人啊。”何奶奶转身对李阿姨这样说道。

顾萱萱看到微信里的回复,才知道安昕是走着去的。A市名苑区的富林山庄离市区较远,大家出行基本开车,或者花两块钱搭坐区间巴士。

“高温天里步行就不怕中暑么?我的仙女啊,你待会还能教芭蕾吗?”

安昕背书似的念道,“两小时课程,中间休息二十分钟,四十分钟是基本功练习,足尖舞步再教一小时。”

“那你好好教,我真有点担心你会乱说话。”顾萱萱说的是安昕的说话方式。

和安昕要好的朋友们,都知道安昕有点四次元,思维方式清奇,说话也叫人摸不着头脑。

有人觉得四次元很可爱,也有人觉得莫名其妙。

“如今这社会,会说话的人吃得香,要懂人情世故才是生存法则。你被我们这群人宠惯了,出去可别四次元。”顾萱萱再次提醒她,学校是象牙塔,但外面世界不会待所有人温柔。

“萱萱大人,放心好了。我一定注意!”安昕发送一个‘向总攻宣誓’的表情。

刚才见到何奶奶,夏天空调房里老人肩上搭了一件披肩,第一眼给人感觉很文艺。听顾萱萱说何奶奶以前是一位画家,而安昕的姐姐也是学画画的,对于画画的人,安昕都有种格外的亲近感。

除了第一印象,安昕注意到浴室沿墙线都是香薰,走进客厅后,又发现装修别具一格,很像80年代外国电影里的美式复古风。

深棕实木家具看上去很有年代感,客厅中间有张丹宁色的沙发,经过沙发旁,丝质灯罩上飞鸟印花映入眼帘,再往落地窗外望去,庭院花架的花盆里,月季花开得正明艳。

空气里飘着面包烘焙味道,还有刚刚泡好的柠檬茶。

安昕心想,任何一位来这做客的人,都会喜欢上这家主人的生活情调吧。

正如安昕猜测的,何奶奶待人温和,性格很好相处。

何奶奶和安昕聊完几句,便把外孙女小琪交给她。小琪今年刚上小学二年级,父母亲忙于生意,暂把女儿放在外婆家过暑假。

A市年轻父母的焦虑很大一部分来自别人家的孩子,暑假都让孩子学特长,生怕输在起跑线。小琪的母亲也一样,托熟人推荐合适的芭蕾舞老师。

顾萱萱和安昕都是芭蕾舞专业大三学生,萱萱时间充裕接了这份兼职,这周回老家有事,找安昕过来代课一周。

安昕换好练功服,坐在练舞房地板上帮小琪绑舞鞋,小包子脸蛋萌萌的,不像萱萱说的那么难搞定。

小琪好奇的问,这位漂亮的小姐姐,你有男朋友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那你是单身狗。”

安昕无奈的扶住侧脸,单身狗怎么了?汪也有汪的乐趣啊。

小琪拨弄着粉色蓬蓬裙,自顾自的说,“没关系,我奕哥哥学习好,人又帅,也是单身狗。”

安昕端正小琪的手臂,帮她摆好‘二位手’,将话题努力导向正确方向。“所以小琪要像哥哥学习,认真上课好不好?”

“不好,像我奕哥哥那样学习,一辈子都是单身狗。”小琪说起她的奕哥哥在国外念书很努力,可他从小到大都单身,一个女朋友也没有。

可能你哥一直有男朋友吧?安昕为了祖国的花朵们,把这句‘毁三观’的话搁在了心里。

到了休息时间,小琪窝在客厅沙发里喝牛奶,安昕试着用聊天的方式,纠正小琪的一些细节。“旋转收腿时大腿侧面要和地板平行,抬高了才有平衡。记住姐姐说的,要像什么?”

“像烤鸭。”小琪眨巴眼睛,记得萱萱老师说,转圈圈时像天鹅,为何到了安昕姐姐这,就成了烤鸭。

“小琪,记住烤鸭腿是什么样的吗?只有把腿开到最大,才能充分享受均匀的热力,烤得滋滋香。来,打开胯骨,把腿抬高。”安昕一边解说,一边陶醉在她构想的‘烤箱’里,全然不知客厅里还有一位男生,他双手贴于裤线,站姿笔直,年轻冷俊的脸上还冒着汗。

外面酷暑的天气,言奕正急速步入客厅,毫无预警的,撞见一位黑色练功服的芭蕾舞者。她手拿一盒儿童成长牛奶,正跳着芭蕾360°旋转,由于太专注,没有发现他的存在。

他紧促的呼吸逐渐平缓,眼里映出女生的身材曲线、细直的双腿、蹁跹如蝶的纤长手臂……

很优美,也很优雅。

他并非第一次欣赏芭蕾,但和此前观感不同。因为有了这位跳舞的女生,这幢老房子鲜活了起来,仿佛在发光。

光走到那,他的视线跟到哪,清冽的眼神也逐渐变得柔和。

忽然,她的脸微侧过来,言奕匆忙收回视线,吼结在颈部上下涌动,刚要出声,恰好小琪冒了一句‘小姐姐,我找到丝巾了’。

“好,老师马上给你示范一个。”安昕停下了旋转的脚步,接过丝巾。

原来是是教小琪的舞蹈老师。言奕的视线又回到了安昕身上,看到她正用丝巾蒙住双眼,而小琪蹑手蹑脚的离开了。

他先是一愣,垂下双目,放轻脚步,走向楼梯。

客厅里,留下安昕一个人蒙住双眼,老老实实的示范‘平衡’。她踮起足尖在木地板上旋转,嘴里振振有词,“大腿给个助动力才能保持平衡,这个助动力,需要我们把动作做准确,不然发力不对,容易摔倒。”

她全神贯注的,一时忘记自己在客厅,兴起来了个小踢腿旋转,结果不小心撞到茶几,重心不稳要往地上摔,突然咚的一声响。

安昕整个人撞上一堵‘墙’,鼻子压在对方衬衫上,嗅到一股香水味。

但硬邦邦的胸膛更像是男人!?她心里突突乱跳,很快手臂被人稳稳扶住,可来自鼻尖的痛,让她忍不住捂鼻子。

“谢、谢谢你。”

含糊的声音从她指缝里漏出来,对方却没有作声。

安昕愣了愣,又闻到了那股香水味。香味强劲,似乎喷量过多,不容忽视这丝香味的存在。

但奇怪的是,衣服上有两种味道?

一边是冷香,仿若露水青苔的早晨,清冷干净,而另一边的香气不同,浓烈的玫瑰甜香,偏少女感。

她再凑近些仔细嗅,嗅着嗅着,头顶上传来男生轻声的咳嗽,他尴尬的在解释,香水是小姑刚在店里往他身上到处乱喷,“喷了太多,味道很冲。”

他的声音低沉,却很好听。

安昕连忙往后退一步,确定她撞的是个男生,闻香味差点误以为是大美人。

“这个味道……怎么了?”男生又问了第二句。

他从来不用这类东西,下午在小姑店里站了几分钟,无意中被当做好几款新品试验对象。

安昕反手往后脑勺摸丝巾的结,边拆边回想在哪闻过这股玫瑰香,“啊,就是厕所里的那个味道。”

空气突然安静了一秒。言奕的喉结往下一顿。

是厕所里的那个玫瑰香薰,一模一样的味道,安昕心念着解下丝巾,还没看清是谁,眼前嗖地晃过男生的背影。言奕他迫不及待的冲上楼,一口气扒去‘厕所味’的白衬衫——来自丧心病狂香水控的杰作。

但从来不用香水的直男,误以为多款香水混喷会产生‘可怕’的化学反应。言奕头皮发麻得被呛了一路,嗅觉全都崩溃至失灵。

长臂往上一伸,光裸着上半身,忽然瞥见衬衫上的口红印。刚才女生的嘴唇印在白衬衫上,形状十分清晰。

言奕往后挠了几下脖子,不知不觉的,耳朵尖微微透出浅粉色……

微信字数受限

点击阅读原文

继续免费阅读

以上就是零点追书《当你眼睛眯着笑》,作者:花间树里的全部内容。更多娱报,请关注太乐娱乐网娱报频道!
相关阅读
最新文章
图文推荐